木材资讯

联系我们

网站名称:上海申猴木业有限公司

联系人:施经理

手 机:135 2406 5555

招商热线:135 2406 5555

传 真:0512-56750006

网 址:www.Lifangmi.com

地 址:江苏省 苏州市 张家港市金港镇山北村S338-117段(申猴木业)

从材质稀缺看“一木一器”

发布日期:2012-03-05 10:21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   “一木一器”就是一木成一器,一件家具用一块木料制成,因其反映“道器一体、文物一体”的宗旨,这在中国古典家具词藻中是令人向往的。故宫古典家具专家胡德生先生认为,在明清家具中一木一器多指黄花梨家具。一木成一器使整件家具在颜色、纹理、材性方面一致,有浑然天成之美感。宫廷黄花梨家具特别是大器多为直纹大料,主要是明朝至清中期黄花梨大料容易得到。

    材质稀缺让“一木难成一器”

  一木能成一器,这种大料家具在明朝相对多一些,其它时期很少;从结构上看更趋合理,因为所有的木料缩涨同步稳定;一旦具备一木成一器的可能,一定由顶级设计和工匠制作,而参与者会把做成极品当成目标。这就是所说的型、艺、材、韵。

  目前,因材质稀缺,市场根本放弃“一木一器”这个说法:价格不断攀升,难睹精品风采;“一木一器”在人们的意识中,只有到博物馆里找寻,而藏家无论在农村还是在古玩店,捡漏“一木一器”的几率基本为零;更多喜爱它的人不得不把目光投向“替代品”。笔者曾看到过一件顶箱柜,是北京一位藏家的,从面板上看,是同一棵树上的板材所做,确实漂亮,可惜是高仿。石家庄有位藏家邢先生,收藏的大画案是独板的,但非黄花梨材质。

  因材质稀缺,市场上的普通家具尚需“拼凑”,制作“一木一器”的难度可想而知。当然这里特指正常生产范畴的,而非指“千年等一回”的特殊制作。如几年前北京某厂依王世襄先生《明式家具珍赏》中收藏的衣架残件,绘制一比一的线图,通体用一棵海南黄花梨老料仿制,被专家称为标准的“一木一器”。不过,一些不带榫卯的小件,比如笔筒、镇尺什么,这都不在本文探讨之列。

    材质不缺缺观念

  近年,红木中一些珍贵木材在不断涨价,让所有人感觉这些材质越来越少,有的已无处可寻。黄花梨告急,檀香紫檀告急,红酸枝也疯涨。有人说这不排除人为炒作的泡沫成分,但炒作还是缘于材质稀缺。也有人说这些材质被大量囤积,未必真稀缺。其实,多是相对的,少也是相对的,稀缺是绝对的,尤其和过去比,和其他材质比。“材质稀缺”已经成了厂家的心病,否则也不会成就今年中国红木古典家具高峰论坛中的唇枪舌剑了。

  黄花梨、檀香紫檀甚至红酸枝是稀缺的,但其他材质并不稀缺。争论是好事,说明大家都关心。林业大学林作新教授,告诫业内“别再争论了”,好的解决途径更重要:好家具绝非由材质决定,能工巧匠可使传统家具成“新贵”,中国家具市场潜力巨大,5属8类33种红木中有许多并没有因充分使用而稀缺,而材质达到现行红木标准的树种也不止5属8类33种;国内著名的室内设计专家刘森林在家具制作材质中力推榉木。专家并不以推一两种新材为目的,他们希望业内把目光投到更远、更宽的范畴中。

      从行业角度解决材质稀缺

  近来听人说,日本也有“一木一器”家具,当然不是黄花梨的,价格也挺高,日本的家具生产水准比我们想象的高得多;一个在美国工作的吕先生讲,美国家具也非常规范,比如生产、包装、销售,讲求集约化、产业化;当然还有欧洲,他们的欧式家具是红木家具的大竞争对手。在中国,吕先生听许多老板说,红木家具搞集约化、产业化不合适,原因是承载传统文化的材质稀缺。他很不理解,衡量一个行业潜力,要看整体发展,怎能看某些人靠某几种木材赚钱。

  中国有句古话,退后一步天地宽,天地宽了,树木就多,材质自然也多了。可惜,人习惯往前看而不后退。也许古人更睿智些,明代黄花梨有替代品,清代紫檀也有替代品,苏杭、山西的许多精品家具都是就地取材的。

  也许,从国标红木的中低档材质,或从红木之外的材质中,找到适合“一木一器”的替代品亦未可知,但绝不是难事,普通家具也同此理。真正难的是能否从整个行业发展的角度着眼,是否愿意去找。这个问题不解决,红木家具谈产业化和集约化问题便是天方夜谭,抗衡以欧式家具为首的国际标准家具,更是天方夜谭。

相关标签:

在线客服

135 2406 5555

135 2406 5555

分享